首页 | 焦点 | 冤闻联播 | 遥看中华 | 司法新闻 | 网海拾遗 | 监狱难友 | 官方网事 | 人权快讯 | English | 天网评论 | AboutUs | 网友来稿
>首页 -> 网友来稿

TOP

河南马爱敏北京遭群殴 押返拘留10日
[ 时间:2016-09-26 21:27:43 | 作者:马爱敏 | 来源:六四天网 ]



2016年5月16号,杨建松,丁文奇和我到北京市中纪委反映村支书兼村主任丁国英违法情况,当时中纪委三科室接待了丁文奇,其中谈了一个多小时,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三个月以内哪里都不用去了,回家安心等结果,我们在家满怀希望等了三个月,看看没有结果了,丁文奇、丁文畔和我再去北京中纪委问问情况,2016年8月30日,我们到中纪委问情况,没有见到上次的那位工作人员,问窗口工作人员,他们说这个案件我们受理后转到宝丰县纪委了,我们负责督办,现在你们可以去县纪委问一下情况。

我们从中纪委出门后,宝丰县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姓王,30岁左右,说自己是宝丰县石桥人)就追上我们,取得我们的信任后就打电话给一个招待所的联系,安排我们先住着,并且说第二天县里、镇里就会来接我们回去说事,我们就去了他联系的招待所,约2个小时左右,一个自称是平顶山驻京办的工作人员(约30岁左右)就来接我们了,我和丁文畔先出来,(当时丁文奇不舒服上厕所了),说是到平顶山驻京办说事,到车旁一看,车牌蒙着,车旁2人强行把我们架上车,拉着我们就走,我们两个十分害怕,不知道这是干啥的。

到半路我们上厕所,看到一个60岁左右的干农活的人,我就喊救命,他们上来就卡我的脖子,举手就往头上打,干农活的人看到后上前来制止,他们就每人拾了一块石头,说;你再往前一步砸死你!看到来人不敢上前(当时打我的有三个人)又继续打,还边打边骂;再来一次腿给你打断,打死你我也不会负一分钱责任,有人叫我们把你的腿打断,拖着我拖了几十米远,我抓住公路道牙,他们用脚踩我的手。前后打了有30分钟左右,上衣也撕破了,裤子也被拖到了脚脖处,手上的戒指不知道是拖丢了,还是打我时被他们脱下去了。见我不会动了,两个人把我抬到车上去了。我说我有病感觉快不中了,快叫我喝口水吧,有人打开一瓶矿泉水,又把烟灰弹到水里恶狠狠的说;死了吧,死了扔沟里一埋,有人高兴。

后来把我们拉到一个不知道是啥地方,等到另外一辆车把丁文奇拉过来,又打了丁文奇一顿,把丁文奇也按到我们坐的这个车里。他们把我们拉到宝丰时是9月1号凌晨六点,我们镇里的副书记王月霞(女的)和民政所的两个女同志,派出所的四五个人去接我们,我当时下不来车,是民政所的人把我搀下车,单独上的派出所的车,我告诉他们,送我们回来的人快把我打死了,当时押我的两个女同志说,你跑到北京挨打也是白挨。我在派出所车上看到我们镇的副书记王月霞和送我们的人在一旁很热情的嘀咕了有十几分钟,到派出所后,民政所的两位同志看着我,早饭时,派出所的人叫我们去吃饭,镇里的副书记不让我们吃饭。下午三点时,女副书记亲自带了几个人送我体检,拘留了十天。

请问各级领导,我们去中纪委反映情况,中纪委三科室的工作人员明确告诉我们案件受理,我们再去问情况,咋变成非法上访了?驻京工作人员把我们骗上车,中途打我30分钟是谁授意?谁给他们的权利?我们石桥镇的女副书记跟押送我们回来的人是什么关系,咋会那么熟悉?早上派出所的干警领我去吃饭,女副书记为啥不让我吃饭,这种变相体罚是为什么?我们反映丁国英的违纪问题与女副书记有什么关系?他们是否是利益共同体?请领导百忙之中关注一下,在共产党执政的今天,我只要有一口气在,誓把我反映的问题、挨打的情况问清楚。

在派出所,没有一个人关心我的伤情、病情,副书记作为我们的父母官,不但不关心我的伤情病情,还不让我吃饭这是什么作风?在我被送拘留所,拘留所医务人员看我的伤情严重不接收时,派出所副所长狗子给我拍的有照片,作为不是在看守所挨打的证据,请领导们调查取证。当时在拘留所洗澡时我一人无法洗澡,同号的宝丰杨庄镇谢巧霞帮忙,看到我全身都是紫色淤血,头上好几个包块,手腕部肿了两寸高,脚部韧带拉伤,左肋软组织损伤,我这样的伤情,为啥不通知我的家人,为啥不给我治病,不让我做鉴定,难道我死了也没人管?

请领导们调查一下,这中间到底有什么黑幕?我们镇里到底把我看成他的子民还是他的敌人?村干部的打击报复为什么没人过问一下?政府是保护群众还是保护违法分子,我说的情况句句属实,在伟大的首都出现这样的事情,我宁可死在被举报人打击报复的手里,也要把事情问清楚。

举报人:河南省平顶山市宝丰县石桥镇高皇村马爱敏




[上一篇]四川绵阳中共党员杨秀琼竞选人大.. [下一篇]上海20访民北京举牌 呼吁政令畅通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广告位